打鸡蛋

一个只会画风景的傻子

雨-当我某天向你说外面下雨了 ,那我应该是很细欢你。家是农村的 小的时候遇上干旱真的是要把人烤出油来 土地想自己的身体一样被晒的冒了烟,却也下不下来的那场雨。那阳光毫不留情面的晒的人头脑发昏晒的草都开始发蔫。为了救自家的果树我们开使将辛苦了半年的果子摘下丢掉卖水灌溉,你说怎么不用河湖里的水或者井里的水,大概从春天开始到夏天雨却怎么也下不下来河基本没水水库也渐渐被抽干那是候的井也就10米左右基本没水。 眼看着树渐渐被旱死人不的不向更远处的水库抽水两三台机器逐级向地里抽水,几十根水带真的到了地里却也没有多少水水库边几十台机器并排开动这里……。尽人事听天命对此可能是最好的回答了记得那年天气预报说是有雨我和老爹坐在房檐下等雨。中午过后便下了,并不是清凉的是滚烫滚烫的雨!

今天没画出来光浪费框子了

真正能坚持下去的人少了 被自己打败了

第三天威海马山岛要被晒炸了